首页>新闻>国际

警惕:全球经济复苏风险加剧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非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近日在巴黎发布了全球经济中期展望报告,下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报告指出,受贸易紧张局势和部分新兴经济体遭遇危机影响,全球经济增长或已见顶,下行风险增加。报告预计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均增长3.7%,分别比今年5月预测值下调0.1和0.2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在近期的预测中,下调了发达经济体2018年经济增速0.1个百分点。

  笔者认为,未来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扩张周期渐入顶部,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提速,过去长期掩盖在宽松货币环境中的结构性矛盾开始显现,全球经济体经济增长有所分化,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经济金融风险正在逐步释放。具体风险包括:

  利率攀升,加剧经济和债务风险 

  2015年12月美国启动加息以来,已陆续加息8次。在美国的加息周期中,欧洲央行缩减资产购买规模,日本央行制定了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规划方案;印度、马来西亚、印尼等国货币政策处于收紧状态中,以缓解资本外流压力。多国货币政策收紧,对处于不同经济发展周期的经济体形成外溢影响,破坏了各自投资和消费活动的规律,使得经济增长难以处于最优状态。

  据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247万亿美元。一方面,全球利率总体上行,增加了偿还债务的成本。一旦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产出的增长赶不上债务支出的增长,会“收不抵支”,经济金融体系中可能出现信用违约,或导致经济陷入衰退。另一方面,债务扩张容易“上瘾”。危机后,货币供应量超发,私营部门举债成风,纷纷通过加杠杆借贷的方式,来提高市场竞争力。

  贸易摩擦放大了全球经济中的结构性矛盾 

  目前国际贸易处于紧张状态,给全球经济前景蒙上阴影。从短期看,贸易摩擦加剧会抑制贸易增长,损害商业和投资者信心,冲击金融体系稳定;从中长期看,会破坏全球供应链,延缓新技术传播,降低社会生产率。值得关注的是,贸易摩擦压制了企业跨境投资的意愿,降低了全球资源配置效率。

  上一轮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是过度金融创新导致的经济泡沫化,使实体经济的产出难以支撑金融体系的过度膨胀。危机爆发后,发达经济体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投资活动,改善了劳动力就业和薪资水平,消费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迅速恢复到高位。但实际上,在本轮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中,实体经济部门的投资回报一直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创新乏力、投资不足等长期结构性问题被掩盖在宽松货币和消费拉动的浪潮下。美国加息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周期后,随着资金成本的上升,发达经济体私营部门的投资意愿减弱,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产出的增长会受到影响。2015年至2017年,美国私营部门投资对GDP的贡献不到0.5%,低于2010年至2014年间的1.29%。

  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资产价格出现泡沫化迹象 

  金融体系的漏洞,放大了市场波动和跨市场联动风险。2018年以来,美股连创新高的同时,接连发生多次大规模调整,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性明显增大,凸显了金融体系的缺陷。一方面,缺少有效的“风险栅栏”,金融风险易于在股市、债市、汇市、楼市中共振传播。股票波动性的加大,激发了投资低风险债券的避险行为,导致抛售高风险债券,形成股市风险向债市风险的传导。同时一国股市、债市的波动,会加剧资本外流,引发本国货币汇率和房价的下跌,形成汇市和楼市风险。另一方面,金融交易模式的变化,加大了系统性风险。随着金融科技的进步,国际市场机构投资者普遍采取量化交易的方法,即采取计算机建模的方式来交易套利。这种机器交易的方式,在节约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却难以替代人工交易的风险意识和理性判断。在下跌行情中,计算机交易存在止损设计缺陷,无法考虑市场情绪、监管敏感度等人性因素。一旦市场有变,容易在短时间击破多层杠杆,或造成系统性风险。

  全球房价高企,房价可能会有下跌风险。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利率处于低位,按揭贷款助推房价走高。在全球货币收紧形势下,楼市下行风险正在逐步增加。8月份,美国富国银行住房指数达68,已恢复到2005年危机前的水平。近年来,美国居民住宅购买力呈总体下降趋势,难以支撑房价的持续上涨,美国楼市的基础并不稳固。从1998年、2008年两次危机的经验看,楼市下跌过程具有联动性,局部违约可能会导致羊群效应。

  国际油价短期内维持高位,全球经济面临潜在的滞涨风险 

  全球经济增长扩大了能源需求,但国际原油价格预计短期内仍维持高位。油价上涨有利于改善能源出口国的经济状况,但会提高能源进口国的商品成本和物价水平,造成输入性的通胀上行压力,压缩宏观调控的空间,这会导致经济的滞涨风险积聚。近期经济数据中已有所体现:美国7月核心通胀率同比为2.0%,较上月提升0.1个百分点,呈持续升势。欧元区8月CPI依旧保持在2.0%之上,维持温和上行的态势。日本8月东京区总CPI同比为1.2%,高于预期的1.0%和上月的0.9%,也处于加速上升趋势。

  总之,货币政策收紧正在放大全球经济增长中的长期结构性矛盾,全球经济扩张的协调性和均衡度在下降,利率挤压风险、贸易摩擦风险、资产泡沫风险、滞涨风险正在逐步暴露或积聚的过程之中。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