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偶遇曾经的笑容

作者:蒋露霞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7-10

  蒋露霞

  要见一位40年未见的同学,我还能认出她来吗?我不敢确定。

  席间有位富态的中年妇女走过来问我:“还记不记得我了?”我迟疑地摇摇头,试图从她的脸上寻找过去的印记,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说她叫菲菲,哦,菲菲,我从她的笑容里隐约认出了她18岁时的样子,皮肤白皙,乌黑微卷的头发,嘴角有一颗俏皮的黑痣。于是,有关菲菲的记忆碎片连接起来。

  其实,你在一个城市,犹如沙漠中的一粒沙子或大海中的一滴水,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虽然茫茫人海,又有几个是你的知己?人生得一知己足也。这时,你便拼命地寻找你的知己在哪里,是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人生,一个行走的过程,与许多人相遇,有的擦肩而过,有的尚能停下来交流,有的失散了,有的成了一生的挚友。有些人失散了还想着去寻找,可有些人失散了,就再也不想去找回了。

  40年前,在一个叫健康路的地方,有一条运煤专用铁路线横穿马路蜿蜒而去,菲菲的家就在铁道旁边,到她家必须沿着铁路线走一段路。这条蜿蜒的铁路线把我引到菲菲家,菲菲又把我带到了薇薇家。薇薇的祖父是一位慈祥善良的老学究,他夸我有灵气,教会了我打算盘。从此我和薇薇成了终生的朋友,而菲菲却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虽然同在一个城市,却从此没有了交流。

  40年后的今天,突然相见,竟不知如何接续这漫长的时空跨度,彼此问着“孩子多大了?”“在哪儿工作?”“结婚了没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问得突兀,听得也茫然。我突然发现,我们像鹅卵石一样被生活的激流冲散了,时间已经将我们打磨成不一样的人。这才知道,菲菲20年前随夫去了一座沿海城市,经过不断地打拼倒腾,如今的她拥有三套房产,每套市值都在1000万元以上,她成了千万富翁。大家看她的眼神满是崇拜和羡慕,认她为成功人士。40年仓促,40年也漫长,人生有几个40年呢?40年前,我和父母就住在这个叫健康路的地方。马路的对面有数排新盖的居民楼,另一位同学丽丽就住在紧邻马路的一栋楼房的四层。不大的两室一厅里住着她外婆、父母和姐弟三代人。她外婆含辛茹苦将他们姐弟四人养大,她是家里的长女。那年高考,我们都以微弱之差落选。到了年底,政府机关招收高中毕业生。我和薇薇都进了机关。丽丽的成绩本可以进机关,当有人把招聘信息告诉她父亲时,她父亲不屑地说:“我女儿是要上大学的!”丽丽后来上了本市一所大学的走读班,3年后毕业,进入了一家全民单位,在学历普遍不高的当时,她为父母挣来了面子。

  不久,单位改制成集体企业,再后来,企业破产倒闭,她成了下岗工人。在时代的大潮面前,她无能为力,只能随波逐流。命运的犄角就这样冲撞着脆弱的心灵,让人猝不及防,她父亲为此而后悔不迭,终至一病不起,郁郁而终。后来她嫁了一个建筑工人,生了一个女儿,她再没有出来工作,一家三口仅靠丈夫微薄的工资度日。她的外婆在80高龄时得了中风卧床不起,被送回农村老家由她的舅舅照顾。屈指算来,她外婆去世已有10年。当年她外婆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她舅舅能住上楼房,她外婆是带着遗憾离世的。然而,几年后,她舅舅所住的村子被一个大开发商看中,因土地征迁,她舅舅分了好几套楼房,除了自己和子女自住的以外,还有一套用来出租,她舅舅一家转眼之间实现了从农民向市民的转变,买了车,脱贫致了富。

  城市的扩展,形成了一个个居民区,也形成了一个个生活圈。随着父母的搬迁,我离开了这个圈子,搬到了城市另一个生活圈。从此便鲜少来到这里。我曾经在这条健康路上来来回回地走过,青春的足迹早已被岁月的风尘覆盖。随着四季的移易变更,寒来暑往,花开花落,似水流年,不经意间,一个转身,便实现了从青春年少到皤然老者的转变。当年的年轻女子,走在这条路上,有很高的回头率,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多年过去了,健康路上的这些居民楼还在,只是在马路两边,除了陌生的店铺,便是陌生的面孔。丽丽也早搬离了这里。有关这里的故事,也变成了一种久远的回忆,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无论我身在何处,我知道有个叫健康路的地方,有一条运煤专用铁路线横穿马路,每天有一趟火车来回,发出隆隆的声音,构成了市井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聚会在一阵沉默中散去,菲菲为了赶飞机先走了。薇薇问我: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我说,我没有觉得拥有多少资产就有多幸福。我认为奋斗才是真正的幸福。不管怎样,我都处于一个状态,在这个状态里,我找到了自己,我辛苦、奔波,在奔波中感到切切实实地活着,哪怕遍尝酸甜苦辣,也不怨天尤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但是,我始终处在一个行走的状态,这就够了。温饱问题解决后,人永远活在精神的层面上。从众和趋同心理,会使人失去思考力,而误以为别人追求的也正是自己想要的。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成败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以一种自由的状态,过你想过的生活。听了我的话,薇薇点点头说:对,这正是我所想的。

  (蒋露霞,供职安徽省马鞍山市财政局。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与花儿约会》,在《财政文学》等报刊发表数百篇散文。)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