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中国精神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卞毓方

  出门百步即邮局,邮局隔壁即理发铺,理发铺隔壁即书店,这三家,我都是常客。理发使我年轻,邮局使我和世界接近,书店,则使我感到慰藉。尤其是后者,在我,这就是一个开架的图书馆,出租汽车的加油站,流浪者的精神家园。啥时想起啥时去,去了就翻,看中了哪本就买,看不中的,仍旧往架上一插。老板永远欢迎我去翻,从不表现出厌烦。一如我欢迎他的书,从不吝啬口袋里的钱。

  但有一本,看中了,我却不买。不买,又时常去翻。翻完了,就往架上一插。下次去,下次再翻。常翻,常有兴味。越有兴味,越要去翻。可就是不买。老板一次咋唬我:“再不买,我就卖给别人了!”我笑笑,不理。仍不买,仍去翻。

  都市的特点就是人挤人。文明,又需要人与人之间保持一定距离。这本书的宁馨,在于它离现实很远。登上它的疆界,就如同登上另一个大陆。且在活动,且在飘流,在时间的海洋里。常常我乐而忘归,在它的书页间,不,在它的黄土高原,在它的五岳千峰,在它的江河湖泊。归来时全不感到风尘仆仆,只有精神焕发,只有健步如飞,像充电。

  倘若它只是遥远,遥远,这本书的内容,于我像南极,像传说中沉没在大西洋深处、深深处的大西国,恐怕我就不会表现得这么积极,且感觉清爽胜过理发,亲切胜过去邮局取信——那儿设有我的一个私人信箱。不,它其实离现实又很近,很近。近到一睁眼,就能觉着它的光谱,一跺脚,就能觉着它的厚实,一嗅鼻子,就能闻到它的芳香。近到你我他的四肢百骸,都有它的微量元素,生命,都有它的遗传基因。

  书里载有昨天,关于我们祖先的最最古老的传说。立在书架前,我常常吃惊得说不出话,吃惊我们的先祖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气魄!盘古老人只一斧头,就在浑沌中开辟出苍天和大地。然后是女娲炼石补天。然后是神农尝百草。然后是炎黄二帝逐鹿中原。然后是羿射九日。他们都面对了一个大的空间,无大不大的舞台,他们的生命就在于开拓。他们不屑去数今天早晨得了几颗大枣,晚上又得了几粒花生。他们也发怒,怒就头触不周之山,敢叫天柱折,地维绝。他们也含恨,恨就死后化鸟名精卫,日复一日地口衔树枝、石子将淹死她的东海填平。

  书里又载有实际,最最贴近人心的实际。只要你具备新闻眼,只要你关心邦国大事。比方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姬昌择贤,大兴周族。子罕亮节:“不贪为宝。”晏婴高位,甘居陋室。孙武严肃军纪,斩吴王爱妃。商鞅立木为信,开改革先河。张骞出使西域,辟丝绸之路。杨震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拒绝贿赂。当然还有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当然还有顾炎武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然也还有鲁迅论“中国的脊梁”。

  这是一处耀眼的穹窿,历代最明亮的星辰都各嵌其位。这是一处富饶的矿藏,储存的,既有黄金、白银、碧玉,亦有孔雀石、大理石、金刚石。仰观天幕,或者说散步矿区,你的气质会变得高朗,你的胸襟会变得恢宏,你的目光会变得明亮,你的脊背会变得坚挺。你甚至怀疑你不是你,而是他们中的一员,尽管那只是瞬间的幻觉。你肯定会控制不住地向他们跑去,如果不是他们向你跑来,在另一种时空。

  感谢这家小小的书店,为我提供了这么一株圣庙的菩提。它委实是太小了。前身只是摆在邮局门外的一个地摊,经若干时日后才脱离地面,升级为两条木凳上面搁一块床板,然后又经过若干时日,才挣下了这处不足六个平方米的铺面。我这般兜它的家底,用意是告诉诸位,它和你们身边的众多书摊一样,原是靠那些买了随便翻,翻了随手扔的红绿报刊支撑的。现在已经弃旧迎新,专营图书,但大抵还是跟着新潮走。这本书呵立在架上,大概纯出于偶然。或许就是为了等一个人,比如说等我——这只是,我的瞎想。因为除了我之外,少见有人翻动。而我每次翻阅,都会表现得爱不释手。

  愣是不买,并非因为价贵,虽说定价三十八元,也不算便宜。不买,却又常常要去翻看,都快两年了,依然是这样。直至最近,老板有点忍不住了,终于发出诘问:

  “先生,这书都快被你翻烂了!何不干脆把它买下?”

  噢,我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愣了半晌,才回答:“这是买不回去的呀!”

  这书为红旗出版社出版,名字叫《中国精神》。

  (卞毓方,1944年生于江苏。毕业于北京大学东语系日语专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新闻系专业。社会活动家,教授,作家。长期从事新闻工作,文学硕士。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5年以来致力于散文创作,有多部作品出版。)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