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手机端>悦读
黄果树听涛

0

2017-09-18 11:20:28     中国财经报网

   

  郝敬堂,著名报告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先后有《大海作证》《兵发死亡谷》《正步走过春天》《海南剿匪大捷》《大巴山的女儿》《好大一个家》《西部神话》《都市寻梦人》等60余部作品出版,多部作品获奖。原作《小岗之子》《大巴山的女儿》分别改编成电影并获文化部“五个一”工程奖。  

  

  郝敬堂

  

  拾级走在通往黄果树瀑布的山路上,所有的感觉全是新的,头上的天是新的,天上的云是新的,脚下的路是新的,路边的草是新的,目所能及让人感受到的全是新的。上山的路很长很陡,渐渐地不胜体力了。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不得而知,可既然已经选定了目标,就要努力地向上攀登,我默默地告诫自己。

  翻过高山,穿过丛林,那如画般的瀑布再一次呈现在我面前,瞬间激活了我当年的记忆。岁月过去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瀑布还是当年的瀑布,那涛声,那气势,与当年毫无二致。令人感叹的是,人大不似从前了。岁月不居,青春不在,额头上已爬满密密的皱纹。

  白云蓝天,高山流水,是人生追求的一种境界。在喧嚣的都市里待久了的人,常常渴望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在人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时候,才能感悟到大自然的奇妙和生命的美丽。

  有人说,黄果树是一幅动感的画。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融入画中。静观默察,才发现这是一幅立体的、流动的、色彩斑斓的图画,是大自然神来之笔,奇妙至极。

  “天上飞下神来泉,活源织就一奇帘。吟声如雷珠如雨,白龙嬉戏浴池间。”大凡美的东西都能入诗入画。至于黄果树,曾有多少文人骚客在此留下咏叹,有多少艺人画匠在此留下传世的长卷,已无从知晓。我家就藏有一幅一位画家朋友相赠的油画,是他在黄果树写生后完成的得意之作。他说,画是对大自然的描摩而不是复制,成功的作品在于似与不似之间,深藏其中的是大自然的特质和精神。山的伟岸、水的情韵,尽显其中,每观此作,都会有身临其境之感。

  水是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这是教科书上说的。可黄果树瀑布就另当别论了,它在流动中不停地变幻着色彩,飞流直下时它是白色的,流入潭中时它是蓝色的,更加奇妙的是,如果赶上晴天丽日,在阳光的折射下,它会衍生出一道绚丽的彩虹。蓝天白云相映,青山绿水相照,繁花彩虹相间,这岂不是人世间最美的图画?

  观瀑一定要身临其中的,瀑布的腰间有一条天造地设的通道,那通道穿瀑而过,是观瀑的另一个最佳景点。随导游遁入洞中,呈现在眼前的气势磅礴的瀑布变成了一道晶莹剔透的水帘,透过水帘,依稀可见远处的风景。外面是一个春意盎然的乾坤,洞内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世界。多么奇妙啊,一道水帘隔着两个世界。兴致勃勃的游人争相站在瀑中,接受这天来圣水的洗礼。

  瀑布凝聚成晶莹的水珠在石缝里悄无声息地滑落,也望着瀑布呼啸着从眼前流过,它的滑落与奔流让我感慨,黄果树是一幅永不褪色的山水画,青山不老,绿水常在,可这茫茫世界中的人呢?同样一起走过岁月,为什么人在一天天地变老,而那并不年轻的山水却依然如旧呢?假若时光能够倒流,假如鹤首能够返童,这世界将会是一个什么模样?是否还有那么多奔忙的身影,那么多匆匆的脚步?从秦皇到汉武,从盘古到如今,炼丹求永生者有之,东渡求不死者有之,可到头来有谁能抗拒这生生不息的自然法则?时间是永恒的,生命是有限的,时间是无穷的,人生是短暂的。人活着,既然无法改变生命的长度,可是能拓展它的宽度。珍爱生命吧,包括组合它的每一张日历。

  黄果树瀑布是一支幽远的歌。黄果树观瀑,听涛是这大美艺术的升华。观瀑看其势,听涛赏其韵,那势中有韵,韵中有势。远听,其声如闷雷滚滚,发出的是低沉的怒吼;近闻,其声如闪电霹雳,发出的是震天撼地的呼啸。它裹着风,挟着电,轰轰隆隆地从天而落,振聋发聩地从耳边滚过。这声音从何而来?冥冥中的感觉,它似乎来自古战场的废墟里,里面夹杂着征战的鼓点、战马的嘶鸣。仔细地听,它似乎来自历史前进的车轮里,里面夹杂着催征的号角、一往无前的呼号……更加确切地说,这声音来自天与地的交融,水与山的撞击,是大自然创造的天籁经典。音乐是有节奏的,细腻的称之为柔板,明快的称之为行板,激越的称之为散板。细细地品味,这黄果树瀑布真的不愧为一部伟大的音乐经典。它时而激越,时而轻柔,时而沉静,和着大自然的节拍,敲击出这部任何天才的音乐家也无法完成的“山水交响乐”。音乐是非语言性语言,是要用心去听的,更何况像黄果树这样的大自然神来之笔的“天乐”,不用心听是不得其旨的。那天,我近距离地站在瀑布的对面,专心致志地观望着、聆听着,闪动的彩色光斑迅速地掠过我的面颊,跳动的细小的水珠扑面而来,看不到它们的影子,却又能感受到它那真实的存在。站在太阳底下,体验“太阳雨”的味道,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久久地站立着,痴痴地观望着,渐渐地,我和我的思维被融入其中。

  我在想,水真的是奇妙,它无处不有,无处不在。天上有,地上有,地下还有,云里有,雾里有,人体里也有,从不起眼的它真成了这个世界的主宰。可水也是有多重性格的,细小的它性情是温顺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它慢慢地凝聚,悄悄地滴落,无言是它谦逊的性格。水的性格是活泼的,它时常欢快地流入山溪,叮叮咚咚地弹奏着一支醉人的山歌。水的性格是暴戾的,发狂的时候,它像一头放荡不羁的怪兽……挂在眼前的瀑布,是水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看上去平稳而舒缓,流动中发生的涛声带着远古的遗韵,如诗如画,这是多么美的一曲交响乐啊!可是黄果树瀑布留给我的启示,远远超过我对大自然的认知和理解,它好像就在此刻启开了我的心智,使我超越了自身的偏狭而趋向于豁达。在大自然面前,人总是很渺小的,可这看似渺小的人类不正是大自然的保护者和征服者吗?

  有人说,瀑布是生命之泉。黄果树瀑布,那一溪绿水,那一挂水帘,消消长长,长长消消,流过了多少岁月,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了。它源头在哪里,回归到哪里去,何日会枯竭,同样没有人说得清楚。大自然本身就是一个谜,这谜里深藏着无穷的奥秘。

  正是枯水季节,瀑布的水势小了许多,瀑布下面的潭也小了许多,显露出那斑斑驳驳的潭底,潭底的石头呈环形状,相似于月球上的“环形山”,关于它的形成有多种猜测和说法,可我还是相信它是瀑布多年的冲刷而形成的。滴水穿石,这就是大自然给人的启示。水看上去那么柔弱,可它同时又是世上最坚强的东西,它那一往无前的精神,它那滴水穿石的毅力,不正是对生命的昭示吗?那位导游朋友说,她第一次来黄果树,是和初恋的朋友一起来的,这里留下过她的初恋,正像“妙士”酸奶的广告词说的那样:甜甜的,酸酸的,初恋的感觉。她第二次来,是给一位心仪的好友送别,这里留下过离别的愁绪。第三次、第四次……每次来的感觉都不尽相同。我能体会她这种感觉,来黄果树观瀑听涛,柔弱者能在这里找到坚强,失败者能在这里汲取力量,受伤者的心灵能在这里得到安抚,失意者的精神能在这里得到疗养。走着走着,我突然感到,这片神奇的山水不再是诗,不再是画,不再是音乐,这里是灵魂的栖息地,是人类的精神家园。

0
我要评论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中国财经报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财经报社新媒体部
电脑版